“控制侵蚀”比金融挑战更为紧迫。被惠誉降级后,美国仍在上演闹剧

日期:2023-08-09 11:11:25 / 人气:99


本周,三大独立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最高下调至AA+。被降级后,“山姆大叔”现在和新西兰、奥地利、加拿大分在一组,低于丹麦、卢森堡等近10个国家。
惠誉给出了降级决定的三个理由:预计未来三年美国财政状况将恶化;政府债务负担很高,而且还在增加;在过去20年里,政府治理受到侵蚀,标准不断下降。
惠誉的降级决定引起了争议。反对者认为,下调的时机和原因令人惊讶。在他们看来,即使出现债务问题,对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也不是问题,因为它拥有美联储的“超级特权”,全世界都会为美元买单。
支持者指出,降级更多地与政治有关,或者用惠誉礼貌而委婉的方式来说,与治理有关。即使华盛顿在理论上能够支付账单和减少债务,也不意味着它能够以100%的概率实际做到这一点。因为分裂的政府解决不了问题,政策风险就会产生连锁反应。
拜登政府尤其愤怒。财政部长耶伦“强烈不同意”降级决定,称其“武断且有缺陷”,并基于2018年至2020年的“过时数据”。她认为美国经济从根本上来说仍然强劲。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说,“过去一年最大的经济新闻是,美国在降低通胀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而没有出现衰退。”。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称惠誉下调美国评级“荒谬”,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决定借贷成本的是市场,而不是评级机构。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里安也称惠誉的举动“奇怪”,预计不会对美国经济和市场产生持久的破坏性影响。
与白宫主要基于经济表现的反驳不同,支持降级的观点侧重于治理能力恶化的指标。在他们看来,这些政治因素至少和经济变量一样重要。
关于“治理侵蚀”的部分,惠誉以两个月前的债务上限之争为例,称尽管两党最终达成了协议,但如此频繁的边缘政策和最后一刻的解决方案导致“闹剧”一再上演,削弱了外界对全球最大经济体治理能力的信心。
周三,该机构的高级评级主管理查德·弗朗西斯(Richard Francis)向路透社进一步解释说,2021年初国会山的骚乱也是他被降级的一个因素。他说,美国政治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民主党更左,共和党更右,中间派基本在崩溃。
《金融时报》称,外界质疑惠誉降级的经济逻辑和时机是可以理解的,评级机构对美国政策风险上升的担忧是正确的。惠誉决定摘掉美国主权信用的AAA标签,意味着人们对美国的评价不再像一个发达国家,而更像一个新兴市场。在金融方面,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的一个区别是,传统上认为前者更容易出现政治风险,而发达国家则较少。
国际评级机构不仅根据经济和金融基本面评估了美国的主权信用,还以对待新兴市场的方式对美国进行了评级。“山姆大叔”应该为此哭泣。
虽然提高债务上限是美国政府的例行存在,但多年来它已经成为一个有争议的党派问题。事实上,在今天的华盛顿,许多问题都被作为推动两党优先议程的工具。
美国被降级后的情况进一步证明了这种分化。这一事件再次被用作党派政治攻击的工具。
对于惠誉的降级决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社交媒体上评论称:惠誉的降级表明,众议院共和党人不计后果的边缘政策和违约行为给国家带来了负面后果;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Jean-Pierre)批评惠誉的决定“违背现实”,同时指责共和党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
乔治梅森大学莫卡特斯中心高级研究员维罗妮卡·德·鲁吉(Veronique de Rugy)表示,民主党的反应证明,党派斗争比国家的财政挑战更重要,“这解释了我们为什么会被降级”。他还预测,未来美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将遭受更多侵蚀。
此外,还有一系列正在上演的剧可以用来证明上述观点。就在惠誉决定摘掉美国最高信用评级的同一天,前总统特朗普正式收到第三份刑事起诉书。起诉书指控川普试图推翻2020年大选结果,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称川普是“对美国民主宝座前所未有的攻击”;与此同时,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正在考虑弹劾拜登,主要是为了抨击拜登家族的财政问题。
关于政府可能关门的另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之中。上周,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了各自版本的年度国防法案。在这个不可避免的国家议程上,民主党指责共和党走私私货,并借机将其塞进党的优先议题。国会目前处于夏季休会期。休会后,两党将协调国防法案的最终版本。9月30日将是最后期限,如果无法达成妥协,联邦政府机构将再次关闭。
2011年8月5日,在奥巴马政府和共和党人在最后一刻就债务上限达成艰难协议的两天后,标普做出了降级决定,理由也是政治两极分化加剧。
惠普最新降级决定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认为美国主权信用最高。"

作者:盛煌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盛煌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