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温州一对叔嫂的非正常恋情引发了一场荒唐的伦理悲剧

日期:2023-11-13 10:34:35 / 人气:325

2014年,温州一对叔嫂的非正常恋情引发了一场荒唐的伦理悲剧。“在我写过的这么多与感情有关的案件中,可以清楚地发现,这些案件大多都有一段违背伦理道德的恋情,而这段不正常的恋情最终会成为命案的导火索。从犯罪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非常适合一种理论,破窗效应。
破窗效应是指当环境中的不良现象任其发展时,人会变得更坏,就像如果一个房间的窗户被打破了,你可能不会费心去收拾房间,从而使生活变得一团糟。婚外情,出轨,还有其他一些单恋,都是违背道德底线的。既然没有道德,似乎就要期待做更多的事情。
今天要讲的这个案例正是如此。姐夫和大嫂发生了不正常的恋情,最终酿成了荒唐的伦理悲剧。
陶玉萍,贵州六枝特区人,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他是最年轻的。道教徒穷,子女多。让他们吃点东西都难,更别说送他们去学校了。所以陶玉萍只有小学学历。据说他有小学学历,但自称不识字,不认识几个字,所以会写自己的名字。
没有钱和文化,自然没有人教他礼仪,诚信,伦理和道德。20岁时,陶玉萍因强奸罪入狱,直到几年后才被释放。出狱后,陶玉萍的大哥不希望这个弟弟继续游手好闲,以免再惹上麻烦,于是将他带到浙江温州一起打工。善良的大哥怎么也想不到,陶玉萍这一次没有伤害其他女人,因为他直接把目标对准了自己的妻子刘!
2006年陶玉萍与刘开始不正当同居关系后,陶哥哥实在不喜欢,回到贵州,留下陶玉萍和刘在温州做恩爱的“野鸳鸯”。刘比陶玉萍大10岁,和哥哥陶生了一个女儿。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抛弃丈夫和女儿,应该和陶玉萍这种没学历没前科的男人在一起。
起初,陶玉萍还装了一阵好人,但日子久了,对刘失去新鲜感的陶玉萍开始变回原来的流氓模样,赌博酗酒。赌博和酗酒沾染了任何一个,这个人可以说是废了,何况两个完整的陶玉萍,所以刘对陶玉萍越来越不满。
刘开始后悔,要不是为了一时的刺激跟姐夫混在一起,自己现在也不会处于这么被动的地位,也回不了家。涛哥自己也离婚了。此时,她别无选择,只能继续这样和余生活下去。
2014年1月6日凌晨,陶玉萍又醉醺醺地回来了。已经睡着的刘被他吵醒,忍不住又和陶玉萍吵了起来。几次争吵后,陶玉萍喝完酒头疼,懒得搭理刘,打算直接睡床上;刘还在生气。他看到陶玉萍躺着,就直接走过去,把陶玉萍踢下床。
这只是又一次恋人间的日常争吵,但也许是因为我喝多了酒,也许是因为我刚被踢下床就看到了床下的锤子,又也许是旧日的争吵抹去了我所有的爱,让陶玉萍只剩下了对刘的厌倦。简而言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抓起床下的锤子,往刘的头上锤去。一遍又一遍,床已经红了。......
杀死刘后,为了及时处理刘的尸体不被发现,陶玉萍狠心用菜刀将其肢解,尸体丢弃在温州七渡桥附近。但由于经验不足,第二天尸体被路人发现,警方接报后立即赶到封锁现场。
看到这里,陶玉萍知道温州不能再待下去了。借口出去旅游,把自己的小狗交给邻居饲养,然后带着所有的钱回到贵州。然而,陶玉萍并没有逃脱多久。1月14日被警方抓获,带回温州拘留审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虽然陶玉萍没有提前杀死刘,是在争吵后激情作案,但其杀人后残忍地将被害人肢解,行为十分恶劣,属于严重故意杀人罪,所以量刑不会减轻,反而会加重。
开庭前,法院通知了刘和陶玉萍的家人,但两家人都在场。涛哥对此案的态度:“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涛哥还愿意维持他表面的努力,说不知道陶玉萍的案子已经开审了:“什么时候判,我们还能去见他吗?”
2014年11月11日,这起叔侄姐妹变态爱情碎尸案在温州中院开庭审理。由于陶玉萍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犯罪事实清楚,虽然刘的部分身体部位尚未找到,但所有细节均已确定。最终,陶玉萍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法庭上,陶玉萍曾经申请过改过自新的机会。但由于此案社会影响恶劣,最终没有给他减刑。结果陶玉萍自己好像也辞职了。最后,唯一的奢侈就是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刘的女儿。法院表示,将尽力与陶家人取得联系,进行沟通协商。
陶玉萍一案已告一段落。刘用生命为他的出轨付出了代价,而陶玉萍用生命弥补了他的错误。也许在这个案件中唯一无辜的人是刘14岁的女儿....."

作者:盛煌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盛煌娱乐 版权所有